江西省烟草专卖局
人文赣风
瑞金:灯彩时空
发表时间:2017年9月11日 字号:【

    正月闹花灯,也有称灯彩。这是幼时最常见的文艺演出。这种老幼都喜爱的、通俗易懂的一种民间文艺形式,她与劳动人民的生活、劳作休戚相关,欢乐与共。

    灯彩中的茶灯,乡下大部分上了年纪的人都参与过,所有的茶灯歌他们都耳熟能详,每当谈及,他们便津津乐道。你可以分享他们回忆往事的快乐。因为每当国泰民安,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,他们就要欢庆一番,表达内心的喜悦。

    瑞金人民难忘的灯彩,是可纪念的伟大日子——1931年11月7日,采茶灯、扇子灯、五星灯、龙灯……十几种彩灯在叶坪红军广场闪耀。万民同庆,欣喜若狂,红旗如海,群情鼎沸,似乎要把千百年积压在心底的抑郁全部倾泻出来。

    茶灯歌舞,她植根于民间肥沃的土壤,有浓郁的乡土独特风情。

    瑞金正月休闲唱茶灯,剧组一般都是在正月初一临时排演,初二正式发帖出演,一个晚上能唱好几个厅堂(屋场)。正如灯歌里唱的:“临时上山砍竹子,临时上街买花纸……”

    白天,他们把演出的帖子发送到一个个村子的一个个厅堂去,接帖子的晚上就去演。茶灯经过屋场附近,必须鼓乐奏起来,若听到人家放了鞭炮迎接,茶灯队伍就必须去演出。来到禾坪,茶灯就开始唱起来:“茶灯来到大坪下,大坪一片闪光华……”来到厅堂门口,接着唱:“茶灯来到大门前,大门两边贴对联,哪位先生介会写,唔是秀才(也)是状元。”花灯一路走一路赞,进到厅内,赞到拜祖公堂,然后祝赞:“花灯艳艳放豪光,今晚到你贵府堂,前有狮子把水口,后有来龙接屋场,老者看灯增福寿,少者看灯添丁粮。”祝赞完后接唱:“正月摘茶是新年,放下担子来拜年……”

    茶灯的正式唱本(段)有:《摘茶歌》、《倒茶》、《卖茶》、《送茶》等。旧时在“打花鼓”的段子里,花公子、花妹子调笑的段子妙趣横生,幽默诙谐,像算茶数中:“一斤半,两斤半,三个八两,四斤半,斤斤半,半斤斤,个把半斤不要去算……”化整为零,化有为无,把商人刁钻的形象刻画得惟妙惟肖。茶小姐手中飞旋着扇子,舞着扇子灯,如蝴蝶翩翩。茶童有时“傻”得可爱,有时“刁”得有趣。

    在万田乡茶亭村茶坑组,茶灯年年未间断,破“四旧”时,他们的茶灯唱的是《十二月农事歌》、《二十四节气歌》等。如今,他们的茶灯除保留了一些传统的唱本外,还新编了一些计划生育、奔小康,农村新风一类的歌本唱段。

    茶灯,撷取了姐妹艺术的精华和元素,是美术、音乐、文学、戏曲美的结晶,艺术的总和。

    茶灯歌词有韵有节,有时还即兴现编,把当天在东家吃过的东西赞一遍,像“锣子打来铛得铛,多谢东家米果汤,哪位婆婆介会切,块块切来一样长。”花灯要走时还唱:“锣子打来喳得喳,打着锣子过别家,介多亲戚好去睡,床上娃子盖被帕……”

    茶灯,精美的灯彩!你给人以美的艺术享受,生活的乐趣,陶冶乡民的性情,使人们更加珍惜甜美的生活。

    茶灯热热闹闹半个正月,到十六晚烧完灯才结束,来年再重扎茶灯。